中国首位实现“14+7+2”登山者系银行员工:对炒房炒股没兴致 登

2018-07-31 23:21

张梁:我很幸运,包括央视在内的媒体都来关注我,这阐明我从事的活动不是简略的登山这样一个概念,媒体关注,解释它有特别的意思在里面。

>>专访背景

张梁,男,1964年3月诞生,农行深圳分行员工,深圳市登山户外运动协会会长。

华商报:你的共事称,你曾起誓再也不登了,但到现在你都没有实行自己的誓言。

华商报:你喜欢登山是因为自己身体素质好,仍是能从登山中取得乐趣?

华商报:看到队友遇难,你当时是怎么想的?

谈生活

成为“中国第一”很幸运

华商报:个别人登顶成功,往往热泪盈眶。

华商报:在登山过程中,你和王石结下了深沉友情,读者很想知道,王石有没有对你买房供给资讯、倡议或方便?你有没有介入炒房?

张梁:类似这样的放弃至少有九次。究竟8000米高峰是生命禁区,攀登难度和危险不问可知。有时为了十拿九稳,自动放弃,有时因为天色等客观因素被迫放弃。2015年7月,我第一次挑战世界第二高峰??乔戈里峰(海拔8611米)。该峰被称为蛮横巨峰,始终以攀登死亡率超过27%的概率高居登山榜首。我和同伴在齐膝深的雪中一步步移动,雪崩和滚石一直袭来,直到冲顶的要害阶段,一场雪崩埋葬了全队的技术设备,全队人马被迫止步,放弃登顶。2016年再次尝试,又一次遇到雪崩,放弃冲顶。

张梁:8000米高峰被称为生命禁区,危险无时不在。2010年5月13日,在攀登尼泊尔的道拉吉里峰(海拔8167米)时,我们的团队在下撤到8000米的高度时,队员中有人发生滑坠,随后又有人呈现膂力衰竭,直至死亡。那次登顶,6名中国队员3人遇难,其中有两位是深圳人。还有2013年攀登尼泊尔的干城章嘉峰(海拔8586米)时,我们12个人登顶,下来时5个人遇难。发生滑坠时,韩国队员就在我身边,大略七八米远,从8400米高处掉下去了……18年来,在8000米雪山上,因为气象变更、雪崩、滑坠,从我身边分开的队友就有10多人。所以我时常说,每次登顶8000米以上雪山,都是跟生命对话。

对炒房炒股没兴趣

>>专访人物

华商报:你说过,每个人都可以跨过心中的山峰。你心中的山峰是什么?实现了“14+7+2”的终纵目标,你会不会有无山可登的失踪和孤单求败的潦倒感?

谈危险

张梁:在成功登顶的14座8000米高峰中,我惟一流过泪的,是2017年10月登顶乔戈里峰(海拔8611米),这是我第三次攀登该峰。2015年、2016年,我先后两次向该峰发起冲击,由于雪崩,冲顶均未成功。那两年,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成功登顶该峰。

张梁:这一个月确切很忙,除了接收媒体采访,我还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邀请函,盼望我讲述探险故事,交换登山经验,分享人生感悟。原来月底规划到西安,但由于时光真实 未审部署不外来,只好推后。

华商报:一个月来,除了接受采访,你还做些什么?

华商报:相似第一次攀登珠峰时的放弃,在你的攀登生活中,是不是只有一次?

华商报:9次放弃冲顶,有人说你是理智英勇的登山英雄,你如何看待这个评估?

华商报:你是什么时候登上珠穆朗玛峰的,当时很冲动吧?

华商报:很多读者感触不到攀登8000米高峰的难度,你能不能给大家讲讲?

张梁:不可能有这方面的想法,我基本没把这个太当回事,这件事已经从前了,翻页了,有更多的挑战、更多的公益事业等着我,这才是我更高的追求。 华商报记者 陈有谋

张梁:一次是从青海的玉珠峰下来,因为当时是第一次攀登,没有教训,所以说当前不再攀登了,一次是安纳普尔纳峰,由于碰到了性命危险,所以说不登了。但那都只是霎时的设法,很快就调剂回来了,因为认熊不是我的性格。

张梁:登山给我带来了无尽的乐趣。我这样的身板,走在大巷上,谁也看不出我是登山高手。然而我的心坎很强盛,这是十分主要的,我心态无比好,心理素质也比拟强,意志力更强,这些方面成绩了我。我常常在很多场所分享我的观点,对这种极限挑战或高海拔生命禁区的登山运动,我更重视的是一个人的心态,心理素质和意志力,甚至包括他的人生经历,道德程度,团队精力,以及临危不惧、处变不惊的才能,最后才是他的身体素质和攀登技巧。

对于“中国第一人”这个概念,我并没有刻意去追求,也不是太看重。这跟我的心态有很大关系,在我看来,很多事件都是瓜熟蒂落的。就像大家之前在网络上很少看到我的报道一样,因为我不是一个高调的人。现在,这么多人关注我,我觉得已经不单单是我个人的事了,包括分享,包括交流,包括公益活动。我觉得大家喜欢一个人,一定有他的原因:每个人都愿望自己可以到达人生的顶点,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,但由于很多起因,一些人无奈实现,懂得你的故事,感触你的阅历,他们会从另一个角度,以另一种方式鼓励自己。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,我乐意让更多人领会、观赏、感想我的经历。

张梁:我感到自己很荣幸。我国的户外探险运动和极限挑战活动发展良多年了,我算得上是国内第一批参加者。我的许多错误或者遇难,或者放弃,或者受家庭和工作影响,没有保持下来,只有我坚持到今天,18年没有放弃。

我之所以能活到现在,完整因为我有一个好的心态:不行就撤,因为你不能硬上,不能违反天然法则。在那种情形下,各种状态瞬间可能产生,不能图一时之快,否则,就会受到大做作的处分。有的同伴曾说,死也要死在高峰,在我看来,这完全是逞一时之强。不论什么时候,保险永远是第一位的,必需活着回来,这是一个条件,所以放弃并不代表失败。恰是在这样的理念领导下,登顶珠峰,我登了两次;登顶希夏邦马峰(海拔8012米),我登了三次;登顶乔戈里峰,我登了3次……

张梁:除了悲哀,难过,没幻想太多,只能想着如何采用办法,化解危机,减少伤亡。

张梁:2014年4月,我和队友开始挑战尼泊尔的安纳普尔纳一号峰(海拔8091米),登顶路上除了峻峭冰壁,简直全是齐腰深的积雪。一路上,我先是用双手刨路,积分 678 积分 187真正成为国际化,再跪着用膝盖把雪压实。从2号到3号营地那段最危险的冰崩雪崩区,足足花了4天,天天只能前进100米。冲顶当日,我们一行从零点动身,当登至海拔7500米时,已是下战书2点,错过了登顶的最佳机会,且队员因持续多日攀登,疲乏不堪。依据经验断定,我压服队员下撤。下撤途中,意外发生了。我面前的绳索忽然飞速下滑,固定绳索的雪锥一个个崩开??有人滑坠!我和队友纵身扑了上去,两人一前一后死死拽住重达千钧的绳子,其余队友随着扑上来,大家呐喊着拼命往上拉,才拉回了共用一根绳子降落、险些滑坠的3名深谷向导。

家人对此并不反对,但很担忧我的安全。所以,每次出行,我都会做好充足的筹备工作,在迷信安全的前提下支配行程,手机直播开奖现场直播。我经常提示自己,出去是为了登山探险,不是去冒险,更不是去送死。

华商报:你什么时候产生攀登14座8000米高峰的想法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

谈性情

内心壮大 意志力更强

谈造诣

张梁:我和王石有10多年的交情,两人暗里关系很好,但咱们从不谈投资买房这些事,也没有任何好处关联。我素来没有向王石提出:给我弄套屋子或给我留个号什么的。包含华润置地的老总,我不会给他们提这方面的请求。有人说,要是从王石他们那里弄多少套房,我当初都成千万富翁了,能够无牵无挂地生涯。但我对炒房炒股没兴致,钱多少是个够呢,只有够用,身材健康,有踊跃的喜好和寻求,比什么都好。

哪怕不登顶也要活着回来

华商报:每次登顶,都有哪些庆贺方法?

6月8日9时30分,张梁成功登顶北美洲最高峰迪纳利峰,成为首位完成“14+7+2”(登顶全世界所有14座8000米以上山峰和7座七大洲最高峰,并以探险方式徒步滑雪到达南北极点)这一人类登山探险最终幻想的中国人,也是继韩国人朴英硕后代界上实现这一豪举的第二人。7月以来,中心电视台6次报道张梁的故事,引起社会普遍关注。昨日,华商报记者对张梁进行了专访。

华商报:你是从什么时候开端登山的?

张梁:最初不这方面的打算和主意,这些都是在后来的探险进程中,因为各方面的机缘偶合才确破的??2009年9月,在攀缘尼泊尔的马纳斯鲁峰(海拔8163米)时,有一天在大本营跟王石聊天,他问我,想不想尝试一下攀登全球14座8000米以上的雪山,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个概念,就许可了下来,事后才晓得本人揽下了一个大活,(笑)攀登寰球14座8000米顶峰切实是太难了。

18年来10余队友遇难

张梁:2003年,我参与了由央视和国度登山队谋划的珠峰攀登活动。遗憾的是,当我们攀至海拔8300米时,为救一名受伤的英国登山者,不得不放弃冲顶。这是我第一次攀登8000米以上高峰。两年后,我再次向珠峰发动冲击,终于成功登顶。登顶那一刻,没有太多的感触和感叹,只想着珠峰8800多米处有一段横切,异常陡峭,沿壁路段很危险,退却时该怎么平安返回。

张梁:这个没考虑过,也没有详细的数量,要是斟酌这个,我早就去买房买股票了。再说,有钱也不必定能实现这个目的,这个和钱没有关系。

华商报:如何对待自己成为首位完成“14+7+2”挑衅的中国人?

张梁:18年来,我随身携带一面国旗,每次登顶成功,都会开展国旗庆祝。

华商报:7月上旬以来,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、消息频道、体育频道、国际频道6次报道你的故事,大家都认为你了不起。

谈放弃

张梁:登山好汉谈不上,我的主旨是,哪怕不登顶,也要活着回来。有时候,放弃也是一种抉择,这次的废弃,是为了下次的胜利。在我看来,无数次的放弃,无数次的虎口余生,在逝世亡眼前,除了可能照料自己,还能救助队友,这才是豪杰的表示。

编纂:王玮玮

华商报:完成“14+7+2”挑战,除了强壮的体格,超常的意志,还须要不菲的经济支持。18年来,你在登山探险方面的投入有多少?

张梁:2000年5月,海内媒体报道了广州绿野户外探险队及北京K2登山队攀登青海玉珠峰南坡线路,因滑坠和撤营导致五名登山者遇难,一名登山者重大冻伤一事,我当时想,雪山的魅力到底在哪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冒险攀登,因此发生了登山的激动,想去尝试。2000年9月,我和王石等一帮深圳户外爱好者组织一支步队登了玉珠峰,从此一发不可收,爱好上了登山。

华商报:截至目前,你遇到的最大危险是什么?